◆ 伦敦的排名跌至全球第二位,但每个工位租金为22,665美元,仍是巴黎或法兰克福租金的两倍。

◆ 在香港,容纳100名员工的办公场所租金相当于多伦多为300名员工、马德里为500名员工、孟买为900名员工租赁工作场所的租金成本。

◆ 全球每个工位的年均租金成本在过去12个月里增长了1.5%。

◆ 工作模式和技术应用可能会影响未来的排名。

◆ 北京全球排名12,每个工位年均租金为11,323美元。


近日,戴德梁行《全球写字楼租金概览》(Office Space Across The World)年度报告正式发布,报告显示,香港已超过伦敦西区成为全球租金最昂贵的写字楼市场。

报告统计了全球58个国家215个写字楼市场的租金成本情况,对全球新建或翻新的写字楼办公场所依据每个工位的租金成本和空间密度进行排名。以下是这份报告内容的重点提示。

香港租金成本上涨5.5%

有限的供应量和中国内地企业的强劲需求推动香港租金成本上涨5.5%,至27,431美元。不断上涨的租金促使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迁离中心市场至成本更低的地区。相比之下,在香港,容纳100名员工的办公场所租金相当于多伦多为300名员工、马德里为500名员工、孟买为900名员工租赁工作场所的租金成本。

相反,由于货币贬值,伦敦的租金成本自2016年以来下降了19%,每个工位年均租金成本为22,665美元,巴黎虽然租金成本约为伦敦的一半,并在今年出现了下降,但仍位居排行榜的前10位。

全球每个工位的年均租金成本上涨

在过去12个月里,全球每个工位的年均租金成本上涨了1.5%。主要是由于美洲和亚太地区租金成本的上涨,其中美洲增长了4.2%,亚太地区增长了3.4%。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则下跌了1.3%。汇率波动是导致排名产生变化的重要因素之一。对于关注当地租金成本的企业来说,同房地产市场的波动相比,汇率的波动将是他们明年的关注重点。

随着租金成本的不断上涨,2017年全球工作场所密度,相应面积内的写字楼空间所容纳的员工数量也在增加。雇主们,尤其是在纽约、伦敦、东京和香港等传统的“影响力城市”(power cities),希望尽可能提高效率,从而容纳不断增长的员工人数,并从增加的租金成本中获得最大价值。

在中国大陆,截止2017年9月的前12个月租金整体呈稳定增长,北京的写字楼市场仍是最昂贵的。到2020年,供应大潮会出现在中国的一线城市,这会抑制租金价格,租户可以利用这种局面重新谈判租金或以更低的成本寻找到更好的租赁空间。

香港和伦敦是目前为止最昂贵的写字楼市场,但在数字时代,二线城市开始以工业时代不可能出现的方式进行竞争。与全球老牌竞争者相比,斯德哥尔摩、奥斯汀和首尔等城市的排名正在不断上升。

奥斯汀在排行榜中的排名已上升至第21位,但其租金成本仍然比硅谷低40%,然而已凭借自身优势成为技术中心。

随着工位租金成本的上涨,对雇主们来说,至关重要的是,在全球竞争激烈的市场上,提供有助于吸引和留住顶尖人才的工作环境,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劳动价值。当工作场所密度过高,或者协作空间的数量过低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临界点。

这两个因素都可能成为员工们完成工作的障碍。随着写字楼空间和城市之间的竞争加剧,雇主们势必要在用户体验和员工福利之间做出权衡。

报告指出,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当人才和企业转向新兴经济体时,全球的租金成本也将会出现一些调整。预计到2025年,全球500强企业中45%以上的企业将来自新兴市场,而1990年这一比例仅为5%。

文章来源于:戴德梁行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