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阵,王思聪和宋祖德分别围绕于聚美优品CEO陈欧3亿元投身于共享充电宝,以及锋菲恋的爆料,发了个“吃翔贴”。


这二位的“吃翔”在娱乐了大家之时,我们也能从中发现,一个赌的是未来,一个看的是现在。

关于共享充电宝业务,目前腾讯、阿里也都有所布局,但目前共享充电所面对的是快充、无线充电等技术的革新带来的直接冲击,以及盈利模式单一等问题。想跟着这股风走出低谷,聚美优品确实有点“巨没有品”。

再看“锋菲恋”,这对情侣的分分合合已被炒作多年,不管是公众面前秀恩爱,还是一言不合就分手,换来的是短暂的明星们的受关注度以及金钱上的获得,时间长了大家也就不买账了。

思聪和陈欧的互怼,怼的是共享经济的泡沫;宋祖德怒发微博,是对事实现状的据理力争。

共享经济无处不在,在地产行业里,那就要当属联合办公了,据北京日报报道,我国的联合办公超过4000家,科技企业孵化器3255家,全球居首,是否存在泡沫,还有待市场验证。

与联合办公无法下定论的未来前景相比,写字楼市场面临的是严峻的现状,新建写字楼的集中放量,致使市场逐步趋向于买方市场;传统商圈竞争激烈,新兴商圈的写字楼吸纳客户能力与日俱增;同时,商改写、厂改写也蜂拥而入。

面对这一紧急状况,很多写字楼运营者为摆脱与周边项目的同质化,会考虑引入联合办公。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从胡同到厂房,到处都可能出现联合办公的身影。

但真正能生存在甲级写字楼里的联合办公,除了集团自营还不错的那几个,其实并不多见。原因是相较于联合办公的租金承受能力,写字楼业主更倾向于租给一个有实力的金融公司或者科技类企业;对于在联合办公品牌上的匹配,品牌小的配不上自身项目,名气太大的怕盖过自身楼宇品牌;并且,对于联合办公与写字楼之间的区别,很多人还只是认为是装修风格的不同。

之于写字楼,作为管理者的你在意的最基本两点无非是空置率和整体租金收益。而对于近几年发展如火如荼的联合办公,写字楼管理者不可抱有太重的功力心态。因为目前虽有大型企业为自己定制联合办公空间,但联合办公主要针对的客群是初创企业或临时办公需求者,客群的消费能力显而易见;虽然联合办公被称为服务式办公,但从整体市场状态来看,除了向租户收取工位租金,其他增值服务目前还很难具备形成收益的能力。

那么作为甲级写字楼管理者,我们要不要引入联合办公呢?

答案是肯定的。这不是跟风,写字楼引入联合办公就犹如商场里多种业态的配套,有的商铺负具备引流能力,有的可以为客户提供很好的休憩地点,土豆和牛肉炖在一个锅里才更美味。

联合办公虽不能靠服务提升收益,但服务是主要内容,写字楼租户获得办公体验,一是看楼宇硬件品质,其二就是服务。通过联合办公内开放的服务平台,和服务水平的提升,逐步将更精细化的物业内容融入到整个项目内,从而储备更多老客户。

联合办公之于写字楼,不仅起到能“提鲜”,还可完善楼宇内客户结构。我们总说要为客户搭建合作平台,而事实上一栋楼宇内有层次的客户结构反而更易形成合作共赢,大企业可为小企业提供资金支持,而小企业可以安心地通过产品内容的深耕,为大企业完善生态结构。

当然,对于联合办公的引入,甲级写字楼的管理者还要看自身项目需求,但有两点务必要懂:租户虽然不懂写字楼,但口味是越来越挑的;不要只把目光局限在世界500强,何不去在变化的市场里发掘更广阔的前景?

商办原创,转载请注明。